歡迎來到短句網,最全的愛情傷感短句,經典短句,及各類搞笑、個性唯美短句.歡迎收藏本站!
勵志 | 愛情
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 短文學 > 散文隨筆 > 文章內容

芒市向東的印象就有了上面的文字

作者: admin62365 來源: 未知 時間: 2019-11-11 閱讀:
  進入芒市,感覺綠像一層厚厚的油脂,重重疊疊地鋪展成一片質感的生命海洋,你甚至能從石頭里敲出水來。走在這樣的地方,你無法感覺到熱帶太陽的毒辣,任何干燥的氣息都被濕潤所覆蓋著。

  在這,你會感覺到山的肌膚上著怎樣的盛裝,那華麗足以讓您想到奢侈和厚重來,千山凝翠,萬流歸于山澗,一脈又一脈的水似多情的傣族少女,不是如絲一般從某個罅隙里滲出,而是奔騰著,發出的轟鳴聲讓人感覺水的氣勢不讓于大海,大海總是擇時而顯起威嚴,但這兒的水你會感覺每時每刻都在如脫韁野馬般地桀驁不馴,也許是借助著山的巍峨,連水都把高原的氣勢揮灑得淋漓盡致。植物的葉子寬厚肥大,芭蕉的葉子完全可以用來當雨衣來穿。油油地拿在手里,很敦實的感覺。看著葉子你會感覺到自己的腳下好像在汩汩流淌著甘冽的泉水。真的捧起一汪泉水來你更會感覺到這水多情得像傣鄉的女子,萬種風情,讓你不忍一口喝盡,只想在唇齒間多咂摸下,在心田里回味,把悠長的韻味根植在記憶里帶走

  要想醉一回,請您選擇傣鄉,這兒的多情世界讓您愿意把夢留在這里,讓所有的幻想從此在這片熱帶雨林里生根。由芒市向東你不可以錯過一條江,那是一條黑色的河流,詩人于堅這樣寫怒江:大怒江在帝國的月光邊遁去/披著豹皮黑暗之步避開了道路/它在高原上張望之后/選擇了邊地外省小國和毒蠅/它從那些大河的旁邊擦身而過/隔著高山它聽見它們在那兒被稱為父親/它遠離那些隱喻遠離它們的深厚與遼闊/這條陌生的河流在我們的詩歌之外/在水中干著把石塊打磨成沙粒的活計/在遙遠的西部高原/它進入了土層或者樹根。看過于堅的詩后我對這條江肅然起敬。

  站在怒江大橋上只見大峽谷群峰屹立,原始神秘的怒江大峽谷,以《消失的地平線》聞名于世的約瑟夫·洛克曾經在《神奇的山谷》中寫道:“在這幾條河流之中,薩爾溫江(怒江)鮮為人知。世界上還有什么地方比中國云南的西北部更美的呢。這些河流不僅將高原變成了巨大的山脈,而且制造了陰影森森的深林,和無人知曉的幽谷……四周都是雄偉之景,奇特連綿的山脈,古怪神秘而不為人知的深淵,奔騰的大河,以及住在峽谷中的神秘部落……”這個描述了“香格里拉”的傳奇異國探險者的文字,是那樣準確地描述了怒江大峽谷,這個茫茫橫斷山脈中最隱秘的原始之谷。峽谷是會讓人感知到自己的渺小的,這種渺小來自于山谷對峙的無名壓迫。面對怒江大峽谷我們站著像懵懂的孩子一樣不知所措。

  怒江沖破阻攔奔騰而至。完全不是我之前所想象的奔騰咆哮,一瀉千里。在我的視野里,她一直明麗如綢緞,溫潤如碧玉,雖然我站在橋上時看不到水在流動,但是似乎越是靜止越能感覺到其內在的力量。我似乎正站在一種奔騰之上,那躁動仿佛正在醞釀,正在等待爆發,如蛇狀般的怒江江水隨山勢蜿蜒盤旋,時而碧藍,時而蒼翠,時而明凈遼闊,時而黃綠如晦。那是我在經歷無數彎道的眩暈之后,才了解到怒江特有的氣質。大橋的雄壯和威嚴來自于寬廣的江面的襯托。怒江大橋,建成于1991年4月,大橋全長337.52米,寬28米,為預座力混凝土連續結構橋梁,在亞洲同類橋中排列第二,同時也是怒江上最大最現代化的橋梁。大橋跨越東西,將兩岸的城鎮連為一體,構成了一道江濱之城的風景線。橋畔的花開得艷麗,附近就是邊防檢查站,在這個咽喉要道上,多少毒販曾經在此魂飛膽喪,莊嚴的國徽,高懸的利劍讓那些試圖以身試法的犯罪分子們來到大橋前就會心虛膽顫。

  翻過一道山梁,車子過九曲如腸后山道進入了保山地界。保山是離我教書育人地方最近的城市,現代化的公路把我和這座城市之間的距離縮短了,很多時候我辦事為了圖方便,根本不想往自己的州府跑,而是選擇保山,保山的地勢很平,第一次進去時我疑似進入了北方平原,進入城郊地帶是無數的大棚,種植有蔬菜和花卉,這情景和北方城郊何其相似。坐在車上完全感覺不到身在波峰谷底的落差感,也許以前在北方待的時間比較長,所以這座城市給我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對于一個來自鄉村的人來說,一個城市第一時間往往會給人造成敵視和漠然,要么是茫然,而保山卻是例外,那種情愫醞釀念著,似一股默默的暖流在心底翻騰著,在滇西這不算一個大的城市,但是它布局合理,綠化帶上的花草似乎都體現出一種濃濃的人文色彩,雕塑整體上傳達著這個城市的一種精神,這種精神指向就是一個城市領導者所要表達的思想內涵,在這樣的城市中走動你會感到心境很平和,沒有莫名的壓迫,走著,沿著林蔭道,慢慢體味一個滇西要道上這個恬靜的城市。

  其實細究保山的歷史,你會發現保山是云南西部邊陲,也是云南開發較早、文化積淀較為豐厚的地區。商、周時把此處稱之為百濮地,西漢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漢武帝開西南夷,始通博南,置不韋縣,東漢設永昌郡,是當時全國第二大郡。《史記》《華陽國志》《馬可·波羅游記》《永昌府志》等歷史古籍均記載保山為:“金銀寶貨之地”“土地肥沃,宜五谷蠶桑”“殊方異域各種貨物集散之地”。和大理一樣素有“滇西文獻名邦”的美譽。但是也許交通的原因,保山和大理相比很是低調,說起大理,很多游客認為大理是名滿全國的,而保山給人的是躲在深閨人不識的感覺。

  其實這是我們的錯覺,保山是很多的地方值得我們好好看看的,有很多東西也是值得我們好好停下來品味的。拿景觀來說,保山物可謂物華天寶,風景優美,歷史上曾有內八景、外八景。這內外八景我也是浮光掠影看過下,所以在此帶過。另外保山物產的就不用說,歷史上“永昌絲綢”“永昌圍棋”“保山板鴨”“蒲縹石榴”就享譽國內外。特別是“蒲縹石榴”,記得那次經過蒲縹,車外是羅列路旁的石榴攤,隔著車窗一問那么甜那么大的石榴居然便宜得驚人,恨不得下車去買一車捎帶上。可惜,車子停了幾分鐘就啟程了,沒有給我大快朵頤的時間,實在遺憾。

  至于絲綢,就要說到絲綢之路,那路史載由我以前提到的博南古道逶迤而過進入保山,道路艱險重重,而今仍可親身感受到,關于那條路典籍里和我的部分文章里介紹了很多了。說起保山還要說到騰沖,騰沖歷史悠久,文化發達,是省級歷史文化名城,全國文化模范縣,素有“文獻名邦”“禮儀之鄉”“文物大縣”的美譽。歷史上曾出現過名人薈萃、燦若群星的興盛時期。明清兩代考中進士舉人的有60余人,清末民初到海外留學的達40余人。近現代著名的李根源、張文光、張向德、艾思奇等人,就是眾多文入學者、愛國志士的代表人物。這些優秀人物的出現是騰沖深厚歷史文化的折射和反映,為騰沖以至云南增添了極為珍貴的歷史文化亮點。央視名嘴崔永元就為騰沖的和順寫過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崔把和順這座騰沖小鎮大大贊美的一番,為此還在很多報刊轉載了幾處,這在中國的小鎮發展史上是少見的,能勞一個央視名嘴的架,自然是和順這地方人文色彩濃厚,而且在中國來說和順是第一家建立鄉村圖書館的邊陲小鎮。翡翠和火山熱海更使其聞名中外,另外騰沖特殊的地理位置更讓這個地方成了歷代兵家必爭之地,遠的如“三征麓川”“馬嘉里事件”“甘稗地之戰”“辛亥騰越起義”“騰沖抗戰”等重大的歷史事件,另有無數英烈棲息的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國殤墓園等。騰沖,是一本讓游客百讀不膩的書,也是一塊百賞不厭的翡翠,是一座自然和人文的神秘殿堂。如果說保山是內斂和不事張揚的城市,騰沖則是其中難掩的明珠,現在越來越顯示其璀璨的光芒。現在甚至很多外國游客已經涉足騰沖,真正的用腳丈量騰沖這塊熱土。

  到保山腳有點酸了,想停會了。靜靜地感受走過的這段綺麗的路。

  其實走過的不止是我的腳步,一路行來更多的是融入山水,沒入城市。點點滴滴的感受宛如投向心湖的石子,激起地波紋慢慢蕩漾著,就有了上面的文字。

  小鎮的秩序

  曾經拜讀過云南著名作家雷平陽的《云南黃昏的秩序》,大手筆的鋪寫令我不敢望其項背。我不敢問津于一片廣漠的紅土,但是我清楚我眼前的小鎮的秩序,而且有時我也是這種秩序中的一員。秩序安排人呢?還是人為的制造了一種秩序?我一直弄不清楚這個深奧的問題。現在我已習慣以一種殘酷的冷靜努力把自己置身于小鎮的秩序之外。我不想當逃兵,但我只想成為一個局外人。不想成為一種頹廢秩序的俘虜,我想擁有我自己。小鎮人的思想似乎極具一種腐蝕性,這點我十分清楚。所以沒事時我不輕易到鎮上去。我怕掉到一個漩渦里一樣,這種有點像在一條水流湍急的河邊觀望的懦夫,是的,一種懦夫的行為。我不得不承認這是種明智的選擇。雖然懦弱,但是清醒,不然我的這篇文章必將陷入混亂。

  小鎮在山坳里。氣候炎熱。熱得似乎有點失去常規。小鎮的人愛在緬桂花下納涼。納涼時起初也許都愛找一些話題來的,我們稱為龍門陣的那種,我就充當過龍門陣的主角。也有人在樹下下棋,出神,這些都算健康的舉動,幾乎每個相同或者類似的地方的人有這樣的舉動,我不會有什么非議。小鎮的人的生活不需要我的安排的。自然而然成就一種散淡的生活。

  一天我到鎮上去辦一件正經事,也許“正經”是我認為的吧,于是幾個我相熟的人就叫住了我,我說干嘛,他們說吹幾把散牛(聊會兒天)再走,于是我就坐下。和他們天南地北的吹,要知道不說讀了多少書,我天天在網上逛,什么兇殺,情色笑話之類的東西還是積累了一些的,我自信可以把這伙人唬得一愣一愣的。果然我剛剛諞了一個故事,很快周圍就聚集了很多人,很多我不認識的。看來我這下里巴人的吹牛挺招人愛的,我似乎一下子就成了中心人物,我很得意的看看,喝了口水繼續諞,顯示我的所謂博學多識似的。我說得唾沫星子飛。噴到人臉上了,但似乎也沒人去揩。我心想:看來他們特需要一個人講述一些俗得無奈的故事,以此來填補一下他們空白得像通了一個洞的生活。而那天無疑我充當的就是那樣一個補洞的人,但是說實話看著那么多茫然空洞的眼睛,我拿“針”的手不知從何縫起。

  他們的眼神告訴我他們似乎等待了許久,那種期待讓我感到惶恐。不知什么時候有人突然提議要不要拿酒助興?這些麻木不仁的臉在聽到酒的時候突然生動了起來,這真令我感到意外,因為我去了半天,一伙人聽我講那些所謂的野史都是木然得仿佛埃及的木乃伊。聽到酒很多人“活”了起來,那么多的人響應!像在人群里刮了一陣蠱惑的風,不知又是誰建議,要大伙敬我酒,我說自己不勝酒力,但是很快就有很多人反對,說我裝。我心說看來我的表情太過清醒,也許他們認為我吃了酒就會露出像他們一樣的木然。于是我硬起頭皮喝酒,那酒麻、辣、酸、烈,攪動我的胃,不久我也兩眼呆滯了,因為我感覺自己的頭很大,仿佛斗一樣,很沉,抬不起來。看我這樣,他們終于放過我了。總之我說了很多的廢話,從我胸腔里釋放的除了酒氣,就是連串的廢話,因為第二天有人說我酒后講了許多不屬于我的話。

  于是第二天我覺得自己喝了些冤枉酒,喝酒的目的似乎沒搞清楚就喝了。后來我發現小鎮的每個角落都彌漫了酒氣,烈日下的酒氣在整個小鎮氤氳著,像拂不去的煙瘴。我滿以為自己會逃脫的,但是從那以后我一到小鎮就會醉倒,為什么喝,無人給我合適的理由。仍有許多聽諞野史的人。后來我總結自己是不是話說得太多了,所以他們才要用酒補償我,我不說話試試,但是只要停下仍還有人約我喝酒,不喝說我不講義氣,仿佛小鎮上人的都跟我是鐵哥們似的,沒招誰惹誰啊,但是一出小鎮我發現自己滿身的酒氣。我覺得自己已經頹廢了。以后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敢涉足小鎮,因為我生活的地方離小鎮還有一段距離。

  我修整了一段時間。因為有事我又進小鎮了。我甚至把我胃病藥都拿上了,于是他們信了:我病了,因為喝酒或者其它吧,他們不去深究,但是他們還是沒放過我。說酒不喝可以,你看我們玩牌三缺一,你總不能看著我們玩不成嘛?!于是我只好抵上,我又發現這些在我講述時麻木不仁的臉在牌桌上又活了起來,我簡直奇怪這些人活力的源泉在哪里?一桌的人就我呆滯得隨時把牌出錯,這時就有人罵我,為了自尊我努力的找規律,可是還是沒有他們高明。空玩,他們覺得不夠刺激,于是有人說還是玩錢吧!這個建議就像喝酒一樣讓人更加興奮,簡直可以說興高采烈,于是我的錢源源不斷的流入他們的腰包。

  他們好像設計好了讓我鉆進去一張網,我總是在潛意識里夸大自己的聰明和狡猾,于是我一次接一次的輸得身無分文,我清醒地進入小鎮,但是出來時我卻又稀里糊涂,要買的東西走出很長一段路我才能想起。我真的受了某種蠱惑吧?我的容顏日見憔悴,甚至可以見到我的顴骨了,從形象上我突然為自己感到吃驚。于是我后來進入小鎮時像做賊一樣的惶恐,買了東西就匆匆離開,在這一泡尿就能從東流到西的小鎮,我一出現仿佛是他們的獵物突現了一般,我很快就會輸得精光。我不想狼狽得像一條野狗,于是我逡巡著靠近小鎮,這個小鎮上我似乎找不到真正的朋友,他們仿佛是為了算計我而存在的,也許我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只要進入小鎮的人都會成為獵物吧。都會在小鎮里沉淪得像一具尸體。

  那天我又騎著摩托進小鎮了,也許是好久沒進小鎮了,他們對我似乎陌生了,都在樹下忙著玩呢!四野里寂靜得令人感到死亡的氣息正包圍了過來,這種頹敗和死亡應該是窺覷小鎮很久了,甚至連那只掉了很多毛的狗都無精打采的,難道連一只狗都逃脫不了這種秩序?我悚然驚恐,打了個寒噤。

  我走進一家小店,買了所需的東西,老板娘連頭也沒抬,她懶得抬,或許說玩得過于投入,沒法抬,我丟下錢,逃也似的離開了。仿佛一個匆匆趕路的客人。

  小鎮在我身后越來越遠,這些年來我一直在跟這種秩序較勁,后來發現是徒勞的,我改變不了什么。不知哪位哲人說存在即合理的,我不知道小鎮的秩序合不合理。
上一篇:河亦有姓就不成河的緣故吧 下一篇:傾聽·綏德之聲彌久不散

相關閱讀

文章列表

最新消息

歡迎收藏
我們的努力,只為得到你最好的認可,請認準我們的網址。
友情提示: 喜歡我們網站的人,請收藏我們網址,以便下次更快捷進入,了解更多精彩的文化。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